文苑
            中医之路——在明明德

            三位老人的启示
            1、84岁老人,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出诊,每天早上7点开始看诊,一上午方药加针灸治疗新老病人40余人,一边出诊一边给身边的学生耐心讲解,
            每个病人的诊疗都要用内经原文解释清楚,这般严谨认真,疗效不言而喻。黄帝内经是中医的经典也是基础,而现在的中医人,有几人能背诵内经,且
            不谈烂熟于心,当今的学院派有几人真正认真的通读内经了呢?我们不应妄自揣测中医的没落,看到老一代人严谨治学的态度,不禁反思,身为中医学
            子,肩负着华夏医学振兴的使命,我们是否应该淡出浮华,孜求博采以济生。这位老人是已故名医北京中医药大学张吉教授,把生命最后的光辉洒在每
            日出诊的诊室。
            2、87岁老人,在自家诊所出诊,身怀针灸绝技,从治疗偏瘫的透拉针到解决脊柱问题的五龙针,从治疗失语的舌诊到针对眼底疾病的眼内针,在“神针
            王”的诊所里没有“不可能”。在这间小诊所里,有出现逆转的运动神经元病病人(渐冻人),有抬着来站着走的外伤性瘫痪病人(脊髓损伤),有被
            西医判了死刑的病人,也有被三甲医院放弃的病人,更有全国遍访名医几近绝望的病人。在这里有被拒绝跟诊的“专家”,却没有被拒绝就诊的病人。
            相比而言,各大医院多少中医会对病人说出“这不是我们科看的病”,“我们科治不了”诸如此类的话语。所谓医者仁心,中医往往是病人最后的希望
            和寄托,身为中医人遇到疑难杂症,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如何能扛起这份重担,而不是苟且逃避各种责任。这位老人是京城满医传人王修身老专家,
            把毕生的精力奉献给病人。
            3、92岁老人,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出诊,原毛泽东治疗小组专家,原针灸所研究员,广安门中医院奠基人,呼吸科泰斗,1989年载入英国伦敦
            世界名人录,三伏贴消喘膏发明人。广安门医院给老专家特需门诊涨价要给他提到500的时候,他拒绝了,理由是老百姓看不起病;90岁高龄的时候每周
            还要坚持出两个地方十几块钱的专家诊,理由是总得有个地方给穷人看病;广安门历任院长都对他毕恭毕敬,他却每天穿着简单干净的旧衣服搭乘公交车
            往返于医院和住所,理由是不必浪费。他的专家号连夜排队,他为了不让黄牛坑病人的钱,宁可自己受累,给孩子和重病人无限加号。他年轻时精通多国
            语言,80多岁不想麻烦学生,自己学电脑操作给病人开药,90多岁身上不离英文词典,嘱咐学生要读原著,不要道听途说。他一辈子读书孜孜不倦,包里
            永远都有记笔记的小卡片,记录临床的心得和医书的重点。他数十载如一日救治疑难病人无数,精通针灸、方药、气功、西医诊断,被病人喊作恩人,却
            为人极其低调,教导学生做人要脚踏实地、事实就是,治病要严谨细心、一丝不苟。他精湛的医术闻名四海,而他高尚的医德必将流芳百世。这位老人就
            是我的恩师董征教授,把全部的能量贡献给祖国医学事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、何为中医?
            踏上中医之路十余年,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,什么是中医?
            在普通百姓眼中,提到中医会联想到老人热衷的养生堂,会理解成冬病夏治的三伏贴,会浮现出街边巷口的养生会馆,会把中医和调养画等号。
            在我的病人眼中,会因为一针解决了剧烈疼痛而瞠目结舌,会因为一次治好了多年顽疾而目瞪口呆,会因为一个方子挽救了一个生命而感激涕零,会逐渐
            消蚀那些似乎已经渗入骨髓的中医只治慢性病的观念。
            在国际友人眼中,这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古老的话题,当我戳破这层纸去问我在美国的病人,你觉得中医是什么样的时候?他们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,首先
            不是科学,其次不算医学,我以为自己会有个魔法师的形象,但结论却是witch(女巫),他们说因为实在看不懂我做了什么,奇迹发生的那一刻他们觉得
            不可思议,确有无法用常理、用“科学”去解释。
            (待续)